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019:你怎么知道我喝醉了

作者:宝妖未老  |  更新时间:2018/4/24 19:35:25  |  字数:2083字
    注意到薄政深的靠近,薄绍城尽管神色不悦,还是识趣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才离开我身边不到十分钟,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跟前任叙旧?”男人的语气结了层霜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宋伊夏立即反驳,双手攥着衣角,眼底似有委屈。

    薄政深心里无端的烦躁,冷眸暗了暗,沉声命令:“回去!”

    宋伊夏没有说话,安静的上前推着薄政深走出宋家。

    一直在外面等候的李晖见他们出来,立即迎了上去,从宋伊夏手中接过轮椅,推着薄政深上车。

    宋伊夏到现在胸口一股闷气难消,莫名其妙冲她发火,又把她丢下?

    这次薄政深没有坐后面,而是坐到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李晖感觉出气氛的不对劲,忙回头冲宋伊夏炸了眨眼,示意她赶快上车。

    宋伊夏咬唇,犹豫几秒,提着裙摆小跑着过去。

    从宋家别墅离开后,一路上薄政深的脸色都阴沉无比,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后,薄政深直接把自己关进书房。

    宋伊夏听到“砰”的一声,微拧秀眉,茫然的看了一眼李晖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别介怀,薄总他经常控制不住发脾气,不是纯粹针对你,他现在只是需要一个人安静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李秘书,我没关系,毕竟是我有求于他,一开始和他签下那份协议起,我就应该学会适应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最近薄政深对她帮助不少,导致她的想法愈加天真,嘴角泛起淡淡的自嘲。

    李晖还想要说什么,想了想,最终作罢:“宋小姐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伊夏把他送到门口,才上了楼。

    她的房间被安排在二楼,和薄政深隔了整整一条走廊。

    在床上躺了一会儿,宋伊夏起身下楼,很快端着一杯香浓的咖啡,伸手轻叩书房的门。

    半天听不见回应,宋伊夏试着推门,没锁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光线昏暗,投在男人的俊脸上,忽明忽灭,剪出神秘的阴影。

    坐在落地窗前沙发上的男人,指间夹着半截烟,侧过脸居高临下的朝她睨来,低喝道:“出去!”

    宋伊夏垂眸,把咖啡放到茶几上,瞥见落在地上的照片,弯腰去捡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出去,没听见?”伴随着“哗啦”的凌乱声,茶几上的咖啡被他挥落打翻,滚热的液体溅洒到宋伊夏的手背上,当即见红。

    宋伊夏疼得缩了下手,地上的照片也被咖啡浸湿,她顾不上捡。

    捂着手抬眸,瞧见他手臂上的烫伤,慌忙起身,直接用袖子把他手臂上滚烫的咖啡擦掉,又匆匆出取来冰块和冷水。

    薄政深墨眸深深,低头看她苍白屏住呼吸忍痛的脸庞,手臂上被她小心翼翼用冷水清洗,又敷上冰块。

    她仰起脸关心的看他,带着点儿无措,掀开唇瓣,“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被滚热的咖啡烫伤,她第一反应不是去顾她自己,而是急着给他处理伤口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能忍受他暴躁脾气的人,她是屈指可数的之一。

    薄政深瞳眸幽邃,宋伊夏那张合的绯色柔软唇瓣像是羽毛在他心尖挠了一下,痒痒的,失控的情绪渐渐平复。

    “家里有烫伤药吗?”她看着他手臂上气泡的皮肤,微拧细眉。

    半晌,男人淡淡的开腔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索性蹲下收拾茶几和地上的残局,俯身的时候,薄政深只需低眸就能看见她锁骨下方起伏的柔软。

    喉结滑动一下,他蓦地俯首勾起她的下巴,情不自禁含住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陌生的男性气息浓烈的覆了下来,伴随着淡淡额烟草香味,迅速侵占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宋伊夏本能的伸手抵他的胸膛,却没能推开。

    一颗心,跳动如雷,几乎要坠入深渊的心脏仿佛快从胸腔蹦出来。

    她呆呆的看着吻着自己唇瓣的男人,还有捏着她下颌的修长大手,就连自他鼻端喷洒而下的气息都如电流一般麻痹着她的神经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及时抽身,瞳孔黝黑,看不到的深处闪过一丝慌张。

    会不会突然吓到这个小女人了?

    宋伊夏不敢看他的眼睛,只觉得头顶的视线高深莫测,语气却很平静,“你喝醉了,我推你去房间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喝醉了?”他喝完就把剩了一半的红酒放回架子上,桌上没留下半点痕迹。

    “猜的。”宋伊夏脸颊一烫,表情有点别扭,“你刚刚吻我的时候,我尝到了红酒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薄政深低眸瞧着她,突然来了兴致般问了一句,“什么酒?”

    她怔了怔,“不……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男人沉峻的五官陡然逼近,近到两人的鼻尖几乎相抵。

    宋伊夏还没反应过来,只听耳边一声低笑,“那就再尝尝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,她的香唇被霸道的含住。

    宋伊夏震愕的瞪大眼睛,呆滞的蹲在那里,失了神般任由他一寸寸辗转深入,浓密的长睫刷过他的脸庞,挠着男人的每一分神经。

    低醇伴随着蛊惑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尝出来是什么酒了么?”

    宋伊夏羞恼无措,想推开他却又动不了,大脑空荡荡的,磕磕盼盼的回答,“好像是……是Henri Jaue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男人像是舍不得松开她柔嫩的脸蛋,面上却看不出异常,“哪种风味?”

    “有点难,没……没想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再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宋伊夏没来得及反应,纤柔的香肩被男人的大掌扣住,整个人被卷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这次的吻很深,深到她差点无法呼吸,她惊惶紧张得想做出反应,又不敢得罪他,后背抵在沙发上,大半个人几乎被他圈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口味?”

    她怔怔的失神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薄政深眉梢一挑,眯了眯眸,“这是要再来一次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覆盆子,香草和烘烤的风味……”

    “懂得挺深。”他松开她,眸色湛深。

    宋伊夏的脸很烫,语气依旧平缓,“我学过红酒品鉴。”

    即使是个身份不入眼的私生女,宋振隆当初还是让她和宋梦柔一起学习了段时间红酒品鉴班。

    书房内顿时一片静谧,空气里弥漫着丝丝暧昧,气氛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。”宋伊夏连忙起身,不着痕迹的与他拉开距离。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蚂蚁彩票: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?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