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006 落胎

作者:流深  |  更新时间:2018/1/3 10:25:24  |  字数:3039字
    她扶住墙角好不容易地站住,不禁心里愤懑,想要娶她的是他,对她冷若冰霜的也是他,如今对她恶言相向的更是他,她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惹上了他?

    他大步流星地朝前面走去,她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    他今日进宫,特意穿上了深蓝色的蟒袍,背部的金色大蟒张牙舞爪的,甚是凶猛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往下沉了沉,收起心中的愤懑,前面的男人,从今往后,是她的天,是她的主宰。

    她狠狠闭上眼睛,加紧了脚步跟上去,就是有再多的不满和不屈都得往肚子中咽下去。

    七皇子的母亲是皇贵妃林氏,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女人。坊间流传,林氏是天朝第一美人,即便是徐娘半老,依然是风韵犹存。

    当冷清眉亲眼看见的时候,才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做“美人”。

    珠帘微卷,暗香幽幽,芙蓉团扇半遮面,眉目含艳鬓乌黑。她笑意淡淡,难得的是气质典雅,高贵绝尘。

    冷清眉暗暗赞叹,难怪七皇子长相是那样的俊美妖冶,原来是有这样美貌过人的母妃。

    林氏点点头,“长相还是很清秀的,举止也端庄,不愧是尚书府的千金。既然嫁给了乾儿,往后自然应当相夫教子,恪守妇道才是。出嫁从夫,你要记住,夫家才是你的天,你的命运,你的荣辱无不与你身边的男人紧密联系。你若是聪明女子,便应该懂得本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冷清眉垂下头,出嫁从夫的道理,她自然是懂的。林氏这是在告诉她,她日后应该忠诚于七皇子,而不是她的父亲,冷尚书。

    她郑重地跪下道:“是,妾身谨遵贵妃娘娘教诲。日后定当忠诚于七皇子殿下,以夫为天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元承乾默然看了她一眼,向林氏道:“母妃,时辰已经不早了,儿臣尚且还有要事在身,便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林氏点点头,“也好,退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走出乾坤殿的时候,他蓦然转身,乌黑的眸子盯住她,有一丝她不能理解的颜色,“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恶话。”

    元承乾除了她以外,还有一个侧妃以及两个侍妾。

    侧妃是贵妃林氏的侄女,也就是元承乾的表妹,林之柔。两个侍妾都是通房的丫鬟,一个叫章明月,一个李春儿。

    若兰告诉她,目前府里面最是受宠的人便是章明月。

    “见过冷夫人。”

    今天是进入皇子府的第一天,冷清眉作为位份较高的侧妃,除了林之柔以外,其他的侍妾理应前来拜见。

    冷清眉淡淡地说道:“都是自家姐妹,平身吧。”

    冷清眉不动声色地将她们打量了一下。林之柔虽然是位份与她平级的侧妃,但是人纤纤弱弱的,性格也很娇柔,没有半个当家主母的气派。

    李春儿看着眉目清秀,气质娴静的模样,想必也是一个规规矩矩的。

    唯独章明月,长相艳丽,眼里含水,春情微动的模样,虽然是坐在下首,却是不住地抬眼偷瞄她。

    她轻轻啜了一口茶水,“府里的人不多,皇子也是雨露均沾的人,往后我们几个姐妹之间自然应该是好好相处才是。早上进了宫,贵妃娘娘赏了一些东西,既然是天家恩德,自然应该是众姐妹一起分享才是。”

    若兰立即伶俐地将赏赐的东西分发给各位,笑意盈盈,“都是贵妃娘娘赏赐的东西,主子们谢恩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贵妃娘娘赏赐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冷夫人从前在尚书府里只是一个庶出的女儿,怎么出手是这样的阔绰,不担心下次没有东西可以赏赐下人了吗?”

    章明月笑意盈盈地说道,却是含了刺的。

    这是当她第一天进门,给她下马威吗?

    冷清眉看见林氏脸上微微的怯意,心中便已经明白了三分。章明月定然是平日里十分的张狂,连主母都没有放在眼里的人。

    她沉了脸色,反问道:“这是本宫的事情,何时需要殿下的侍妾来指指点点的?”

    章明月脸色变了一下,见她脸上毫无惧怕之意,随即笑道:“妾身哪里敢对夫人指指点点的,不过就是为夫人担心罢了。毕竟夫人不晓得这皇子府里的丫鬟下人们是多么的势利,若是平日短缺了什么赏赐的,便对主子生出不满之心,妾身也是好心提醒一下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好一张利嘴!

    冷清眉勾起一点笑意,“说的确实是,殿下日理万机,实在是没有精力管府里的事情。不知道平时府里的事物都是谁管的呢?”

    “是妾身在管的。”章明月不明所以,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府里奴才们的势利眼,为何又是这样纵容她们?可见你管府里的事物的本事还是不到家。以后这件差事,你便不要管了吧。”冷清眉不去看章明月惊讶的眼神,直接向林柔之说道:“姐姐,你看,着府里面也只有我们两个位份高的,这个管家的事儿,是交给姐姐料理呢?还是交给妹妹来呢?”

    果然如同冷清眉料想的一样,林柔之胆小怯懦,脸上立即露出惊慌的神色,蚂蚁彩票:“妹妹,我恐怕……恐怕不能胜任……”

    冷清眉莞尔一笑,“既然如此,那以后这府里的事物便交给我处理吧。章氏,你这几天抽空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一下,准备交接吧。”

    章氏气得眼红鼻子歪,原以为新来的是一个卑贱的庶女,府里的大事小事的权利应该还是能够握在自己的手里,不曾想,冷清眉竟然是这样的雷厉风行,第一天便是夺了她的权。

    但是她位份低,也不敢违拗,只是心里想着,便是把府里的事物交给你又能如何,不过刚刚进府的一个新人,如何能够让人信服?又如何能够处理得稷尽善尽美呢?

    冷清眉低头啜了一口茶,余光却是瞥向章氏,这个章氏,心术不正,日后当真还要多一些防范。

    夜里辰时。

    冷清眉伏在案上看府里的账目,烛光摇曳,眼睛有些微微酸涩。

    房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她立即站起来,是他回来了。大婚以后,他每天晚上都会宿在她的房里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她微微欠身。

    他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一股酒气扑面而来,她连忙上前,替他宽下外面的袍子,扶他在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他事物多,应酬多,几乎每天晚上回来都是一身的酒味。

    冷清眉忍住想要吐的冲动,叫了若兰打一盆水来,替他洗脸。

    他醉眼惺忪,好看的眼睑弯出迷人的弧度。

    怪不得是“京城四少”之首,这样妖冶的脸庞,便是男人见了,都忍不住赞叹吧。

    她在拧着毛巾,他蓦然捉住她的手,稍微用力一翻,两人的位置立即转换了过来,她被他压在椅子上,他的脸在眼前放大,幽深的眸子染上莫名的情愫,死死地盯住她。

    她心里惊疑,他不是醉了吗?

    她还没有反应过来,细碎的吻已经落在了脸上,带着几分浓浓的酒味。

    在衣带散落之时,她听见他的的低低呼声,“清月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刹那之间,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坠进了冰窖里一样,浑身冰冷,

    屈辱和愤怒,几乎是同时涌上了心头。他既然是心仪姐姐,又为何娶她?

    她放弃了自己的心爱之人,放弃了一切的执念,收敛了所有的心性,原本只是想要安安分分地做他的女人,为何却换来这样无情的嘲笑?

    他狠狠进入的时候,她已经没有感觉到痛了,没有什么抵得上她这个时候心里的感受。

    她紧紧抓住床沿的丝绒被子,眼泪从眼角滑下,心渐渐变硬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亮的时候,她便早早起床,为他准备早膳,伺候他起床更衣。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她昨天就已经问了若兰,做了他最喜欢吃的梨花粥,甜度适中,一向少吃的他,竟然将一整碗的粥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穿戴好朝服去上朝,准备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,冷冷说道:“安安分分做你的夫人,若是心里存了其他的人,也最好给我抹干净。”

    她低下头,掩住眼中的情愫,咬牙答道,“是,殿下。”

    元承乾出门不久,若兰便悄然进来,附在冷清眉的耳边低声说道:“听说章明月怀上殿下的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冷清眉讶异,“这么巧?”

    她刚刚进门,他的侍妾便已经身怀有孕。

    按照往常的例子,侍妾一旦身怀有孕,就必须升为美人或者良人,而章明月以前在府里勤勤恳恳的,府里的大小事情都是她打理的,没有功劳至少也是有苦劳的,所以升为略略高级的美人也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都是夫人你拿主意的。若是做事得当,也能赢得殿下的敬重。”若兰建议道。

    冷清眉点点头,若兰一向在王府里面待久了,自然是熟透人心,她说的甚是有理。

    于是冷清眉便备上了薄礼,向章明月表示庆贺,同时擢升她为美人。

    章明月显然很是意外,有些木木地接过赏赐。

    冷清眉言语亲近,做事得当,大方得体,众人也无不对她另眼相看。
流深 说:

暂无

评论

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上一章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捧场道具

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0
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?

    用户登录

    账号:
    密码:
    忘记密码?